足以改变教科书的考古发现
首页 > > 史前文明    作者:谭响   2014年8月12日 18:29 星期二   热度:1606°   字号:    
时间:2014-8-12 18:29   热度:1606° 

综观之前提到的考古发现,我们不免会在心中产生一个很大的疑问──为什么这些考古发现所呈现的观点,与我们现有的认识大不相同,甚至抵触学校教科书的内容?大部分的读者也许会感到怀疑:如果真有这么多证据显示几亿年前已有人类文明,那么为什么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


事实上,这一类考古发现所引发的疑问正好提供了我们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也驱使我们再一次检视人类演化历史的正确性。可惜多数科学家并没有重视这样的机会,反而因为这类发现与他们相信的进化论产生矛盾而裹足不前。为什么呢?这很可能是因为涉及到要挑战进化论的整个模型。进化论这个存在上百年的模型所发展出来的理论及学说,早已深深地影响现今的科学及社会发展,使得许多科学家们沈浸在其中而跳不出这个框框。固有的观念造成他们对于这些无法归纳到进化论的发现视而不见,甚至排挤这些发现。以下我们就举一些例子。


被刻意掩盖的事实

强势压制

一八八0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地质学家惠特尼(J. D. Whitney)发表了一份长篇的报告,描绘他在加州金矿中所发现的工具。这些工具包括数个矛头、石砵和石杵,是在矿井下很深的、而且未曾被触及的火山岩下面发现的。地质学家确认这些岩层是在距今九百万年至五千五百万年之间形成的。但是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霍姆斯(W. H. Holmes),是十九世纪评论「加州发现」最著名评论家之一,他的评论却是:「也许,如果惠特尼教授能像今天的人一样完全了解人类进化历史的话,他可能会犹豫是否公布他的结论(这一结论表明在远古时代的北美洲就已经有人类存在了),尽管他面对的发现是如此的辉煌。」换言之,如果发现的事实不符合当今普遍认同的观点,即使证据再充足,也会因为无法受到主流科学界的接纳而必须丢弃。这些重大的考古「发现」也只能作为一种台面下的考古发掘,而无法进一步「呈现」到一般大众眼前。


这样的态度完全失去了科学求「真」的精神,而且由于这种对挑战权威的理论所产生的排斥,也相对地产生了对权威理论的盲目拥护,甚至还发生了造假的事件,其中最著名的即为皮尔当欺骗(Piltdown Hoax)事件。


刻意欺骗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初,一位业余收藏家道森(Charles Dawson)在皮尔当地区(Piltdown)发现了几块人类的颅骨。随后,大英博物馆的伍瓦德爵士(A. S. Woodward)以及恰尔丁(P. T. Chardin)等科学家也加入了挖掘工作,他们发现了一块像猿的颌骨以及几块较古老的哺乳类化石。这时道森和伍瓦德想到,如果把发现的人类头骨和像猿的颌骨拼在一起,正好能够组成一个来自于更新世早期或上新世晚期的人类祖先化石,这样的组合便可以有力的证明进化论的存在。随后他们便着手进行,并对科学界宣布了「皮尔当人」这一发现。然而四十年后,维纳(J. S. Weiner)、奥克雷(K. P. Oakley)连同其它一些英国科学家,共同揭露了「皮尔当人」是个超级骗局,而且这个骗局是由一些具有专业科学技术的人一手炮制的。且让我们看一看这份惊人的名单:大英博物馆的伍瓦德爵士、皇家外科医学会杭特瑞安(Hunterian)博物馆的凯斯爵士(A. Keith)、剑桥大学地质学院的索拉斯(W. Sollas)以及著名解剖学家史密斯(E. Smith),当然还有道森和恰尔丁,都是备受尊敬的专家们。揭露骗局的维纳后来在发表感想时说:「在这一切背后,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强大而急迫的动力……有一种几近疯狂的愿望,希望能够填补那些对进化论来讲十分必要的缺失环节,以便证明进化论的正确……。」


这类欺骗事件的发生,充分暴露了因为研究态度的偏颇,科学家们不但丧失了他们最受人敬重的特质──实事求是、求真的精神,反而还用尽手段来弥补现存理论层出不穷的漏洞,以争取或确保自己学术上的成就。如果科学家们能秉持客观公正的态度审视每一个证据,这样的研究才能真正还原历史的真相。


失去工作的考古学家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加拿大国家博物馆的李(Thomas E. Lee),在位于休伦湖(Lake Huron)北部,曼尼托林岛与曙光达地区(Sheguiandah)的冰河时代沉积物中,发现了先进的石器。韦恩大学(Wayne University)的地质学家山福特(John Sanford)认为:该地区发现的工具中,最古老的至少有六万五千年的历史,甚至很可能有十二万五千年了。但是,对那些坚持传统的北美史前史的人来说,这样的年代是不可接受的。


随后,这个遗址的发现者李被扫地出门,离开了他担任的国家公职,之后长期找不到工作。他的出版物被禁止,所有的证据被几个著名作家随意乱用……成吨的史前器物被扔进了加拿大国家博物馆的储物间。国家博物馆馆长,因为拒绝解雇李而受到株连,也被开除了,从此背井离乡。官方权威们还试图压制其它六个未及掩盖的曙光达样本,并把发现地点(曙光达地区)开放为旅游区……同时,这一地区甚至对外宣称:这里的名流对此事一无所知,而且重写了所有涉及此事的书。对他们来讲,这件事不得不被封杀,而且他们也确实做到了。


引起广大回响的电视节目

一九九六年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播出了一部影片「人类的神秘起源」(Mysterious Origins of Man),内容提到许多不为人知的考古发现,包括文章前面提到的与恐龙脚印一起发现的人类脚印y化石,三亿二千万年前的人类大腿骨,二十八亿年前的人造铁球等等等等。播出后立刻引起社会大众的热烈反响与响应。然而与一般大众的好奇心理不同的是,许多著名的科学家也纷纷响应,但他们写给影片制作人的响应却是「一群骗子」,「整个影片是垃圾」,「毫无价值」等等。除了这些情绪性的响应外,并没有多少科学家愿意针对影片中提出的诸多发现进行讨论与更深入的研究。大家也许认为科学家都是很理智的,然而当触及到他们坚信的科学理论时,有些特别固执的人甚至是完全不加思考的反对。


其实一个新的概念在刚刚提出的时候都无可避免地会遭到质疑。进化论被提出的时候也曾面临相同情形,唯一的差别在于它得到了更多的后续研究。但是进化论者压制、排挤其它证据的例子却透露出这些研究的基础点很可能已经偏移了,因为他们没有客观地去检视每一证据,而是有意地过滤掉冲突进化论的证据。然而,当我们正视并整理这许许多多的考古证据,它们的价值便浮现出来──指出当今人类发展学说的局限性。如果将这些考古发现如人类足迹、古生物遗骸、史前文化遗产、甚至宗教历史串联在一起,系统地整理归纳,将能帮助我们建构出另一套人类发展的轨迹。


举个例子来说,佛教经书中曾记载,释迦牟尼佛说他在上亿年前就修成得道了。也就是古代的修炼人认为人类的存在是有上亿年历史的,这个说法与米斯特的三叶虫脚印带来的讯息是一致的。当然这样的推论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得到证实,但这确实提醒我们,只要愿意改变原来的观念与态度,眼前打开的是另一条宽广的道路,而这样的研究绝对值得!如果人类并非由猿进化而来,如果这许多千万年前的史前文明遗迹,确实是不同时期的人类遗留下来的,那么针对这些发现所做的研究,不正可以帮助我们解读亘古以来人类从发展、辉煌到毁灭,一次又一次丰富的历史轨迹?相信这不但能使我们人类重新认识自己,更对开创美好的未来有绝对的帮助!


-----------------------------------------------

文章来自:《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blog.gaipk.com

捐赠支持:如果觉得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请“扫一扫”鼓励作者!
 本文无需标签!
二维码加载中...
本文作者:谭响      文章标题: 足以改变教科书的考古发现
本文地址:http://www.gaipk.com/post-5.html
版权声明:若无注明,本文皆为“超人博客-GaiPK BLOG”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返回顶部    首页    捐赠支持    手气不错    High一下!    站长空间    站长介绍    手机版本     站长后花园  
版权所有:超人博客-GaiPK BLOG    站长: 谭响  技术QQ  程序:GaiPK Blog   鲁ICP备14009231号    sitemap